花样少年少女粤语版(评分8.8的剧,居然这么中二?)

作者:访客 时间:2023年08月22日 10:44:30 阅读数:2人阅读

花样少年少女粤语版(评分8.8的剧,居然这么中二?)

这几年,观众发现高分台剧越来越多,《不良邪念清除师》也不是横空出世,它是将历年来的变化和传统相结合,虽然有“奇幻” “喜剧”的高概念设定,但最终还是落在了真实,让观众能在剧中找到自己。

作者|斯嘉丽\编辑|依时

“帮我……”说这话的人站在床前深情凝望。确切地说,这不是人,因为它拖着一副残破身躯,还渗着血——哦,是怪物!

蒲一永躺在床上,睁开眼睛看到这等场景,吓得闭上眼睛缩回到被子里。但是逃避是没用的,谁叫他是唯一能够看到他的人,只好认命地挺身而出。

蒲一永(曾敬骅 饰)是台剧《不良执念清除师》的主人公,他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是一个成绩不好还很中二的高中生。

花样少年少女粤语版(评分8.8的剧,居然这么中二?)

帮什么?不知道。但是怪物们全都通过各种方式找到了蒲一永,上来就是这句开场白。

在学校里,他看起来一无事处,经常被人当成小混混。但在怪物眼里,他是那个独一无二能“帮我”的人。因为蒲一永是唯一能看到怪物的人,另外他写得一手好看的毛笔字——在怪物看来这像是一个指路信号。

在这部剧里,“怪物”就是“执念”的具象化,执念可能来自于悲伤、思念、怨恨、嫉妒,说白了就是一种“放不下”。蒲一永和他的伙伴学霸曹光砚(彭千佑饰)、菜鸟警察陈楮英(宋芸桦 饰),开始了清除执念的过程,其实就是如何让人放下的过程。

在这场三人小组“打怪”的旅程中,有搞笑、有奇幻、有热血,还有温情和赤诚的力量。豆瓣网友为该剧打出8.8分的高分,冲的就是这份真诚。

花样少年少女粤语版(评分8.8的剧,居然这么中二?)

豆瓣评分

这几年,观众发现高分台剧越来越多,《想见你》《我们与恶的距离》《俗女养成记》《华灯初上》等,都在颠覆传统台湾言情偶像剧的套路,通过一个又一个落地的人的故事来打动人。

而《不良邪念清除师》也不是横空出世,它是将历年来的变化和传统相结合,虽然有“奇幻” “喜剧”的高概念设定,但最终还是落在了真实,让观众能在剧中找到自己。

执念会给世界留下什么

《不良执念清除师》这部剧,原本拍摄剧本上的片名叫《当不成漫画家的我注定要拯救世界啦》。

开头的时候,蒲一永填写人生未来规划表格,他对于过程性格问卷全然不知,只在最后的目标上写了漫画家,但他也并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要成为一个漫画家。

他17岁的人生是充满混乱的。学习成绩“吊车尾”,高三的7科总成绩133分平均只有19分。理发师妈妈(杨谨华饰)给他洗剪吹做的“狼牙”发型,被整个学校当做流氓。他还被认为“欺负学霸同学”,楼梯上偶遇,学霸也会莫名摔下楼;无论篮球、足球、排球,都能够一招绝杀,令学霸倒地、当场吐血。

花样少年少女粤语版(评分8.8的剧,居然这么中二?)

剧中学霸如漫画般的摔倒姿势

蒲一永唯一的长处是跟随爷爷习得一手好字,然而却被爷爷批评只会模仿有形无神,简单一句,没有心。

就这样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自己未来要做什么的蒲一永,遭逢意外,飞机撞上公交车,爸爸失去生命,爷爷成了植物人。他昏迷了两年,醒来时,同学们上大学的上大学,实习的实习,只有他,仍然定格在过去的17岁。

蒲一永没有资格再去迷茫是否要成为一个漫画家,昏迷期间房东不愿他们“死在出租房内”,而妈妈说着“因为死也要自由地死在家里”,用抚恤金贷款买了房子。蒲一永只能立刻打工赚钱,和妈妈共同扶持这个家。

但怪物们却先一步找来,要他无偿打工。

“怪物,是从人的执念诞生,有的人看得见,有的人看不见。”剧中,用这句话交代了设定,而蒲一永就是那个能得看见的人。

残破身躯的“丧尸”便是第一个故事里的执念。

郑立松(姚淳耀 饰)是在离奇车祸后消失的司机。他意外身亡之后不愿意父母见到他的尸身确认他的死讯,挣扎着游离在人间成为怪客。他的执念就是不想让父母见到他最后的样子。在蒲一永和陈楮英的帮助下,他找到了死因,为父母做了最后一顿晚餐后,坦然离去。支撑他尸身的另一个执念,水底神兽石狮子也由此重见天日。

就在蒲一永以为每天的生活除了被石狮子绊倒之外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时候,新邻居也是他的老对头,学霸曹光砚又找上门来。

曹光砚不断看到枯萎的玉兰花,而玉兰花树下的古装仕女,要他们帮她寻找那个人——学校里无名的大体老师(注:医学界对遗体捐赠者的尊称)的名字。

花样少年少女粤语版(评分8.8的剧,居然这么中二?)

学霸曹光砚,以前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长得帅成绩好,性格温文有礼从不逾矩,从同学到老师,从花草到蝴蝶,没有人不喜欢他。现在更加多了一个医学生身份,前途一片光明,未来一片坦荡。

他和蒲一永本来除了高中之外应当毫无交集,却阴差阳错,凑成了一对“没头脑和不高兴”,联手组队打怪——清除执念们。

加上外号一趴,警队中那1%通不过考试的奇葩警察陈楮英,三个人跌跌撞撞成了组合,害怕的时候会大喊大叫甚至晕倒,但是责任心上来又会拼命帮忙。

花样少年少女粤语版(评分8.8的剧,居然这么中二?)

三人组成小分队

找到了大体老师的名字,路障守护神又来要蒲一永帮忙找回他被失独父亲带走的小孩;找了小孩又要帮执念娃娃找回她“妈妈”何姐失踪死亡的亲生女儿;乃至帮不会说话的执念双胞胎找到他们的兄弟……

强烈的爱恨执着会留在世间成为执念,蒲一永不由地去想,他不断帮助执念,是不是有一天,也可以见到他去世的爸爸?是不是有一天,也有人会这样帮助他爸爸?

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与搞不清是否要成为漫画家的蒲一永不同,曹光砚就是一个截然相反的例子。他的每一步都规划得很清楚且做得很完美,人生终极目标是成为医生——但不是治病救人,而是地位高收入高的医生而已。

陈楮英身为最初级的警察,每天的任务不过是巡逻查酒驾,向往成为刑事调查警察,却又担心自己不具备足够的能力。

在东亚的成长教育和叙事体系中,很少有家长或是故事去告诉人们要如何成长,如何与世界相处。仿佛在校园里还是孩子的人,能够在大学毕业时一步跨入了社会成为了成熟的人。

花样少年少女粤语版(评分8.8的剧,居然这么中二?)

蒲一永(左)和曹光砚(右)

但这显然是比童话还要梦幻的不可能。蒲一永在这个貌似自然而然的过程里被突兀地拉了出来。

在毕业和步入社会的间隙中,他停顿了两年,醒来后仿佛一夜之间被逼长大,但是他当然还没有长大。于是磕磕碰碰,都是在寻找自己,他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想做什么事,如何和世界相处。

而曹光砚,作为蒲一永的完全对立面,是最懂得他的那个人。所以他会对陈楮英说,比起来,蒲一永比他们更像一个医生和警察。他在救人,他在帮人。

于是曹光砚一路“傲娇”又一路“口嫌体正直”,嘴上喊着我要去揍蒲一永,身体却诚实地给他带了汉堡和咖啡;嘴上说让爸爸随便给蒲一永切便宜的小菜,手上还是拿走了最贵的牛肉。

花样少年少女粤语版(评分8.8的剧,居然这么中二?)

曹光砚“口嫌体正直”

蒲一永是少年顽劣的自我,他在帮助一个个执念的过程中,逐步知道了除了自我之外,也要帮助别人。

曹光砚是主动成为了社会规训下的超我,他在和蒲一永的相处中,逐渐放开了真实的自我,知道了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陈楮英则是孩童般心性的本我,她学会了责任和成长。

花样少年少女粤语版(评分8.8的剧,居然这么中二?)

笔墨纸砚,都在书写和寻找中找回自己

有人说,楮是纸,一永是笔墨,所以他们三个形成了笔墨纸砚。

实际上,蒲一永是笔,一是毛笔字的起笔,永字包括了汉字所有笔画的写法,但他不是墨。

各种各样的执念才是墨,墨可以转化形体,可以变成各种纸上的字,书写出各种不同的故事。

笔墨纸砚,都在书写和寻找中找回自己。

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从开头贯穿到结尾。

直到蒲一永放下罪恶感,爸爸才能放心地跟他告别,爷爷才能放心地离开,他找回了自己是谁,才有足够的力量醒来。

从浮夸到真实

《不良执念清除师》通过“没头脑 不高兴 冲动小姐”的组合人物设置,叠加奇幻喜剧悬疑的类型元素,再叠加情感扎实的单元故事,以及气质匹配的演员和强大的配角团队,综合结果就是豆瓣9.7万人看过打出了8.8的高分。不仅成为近期的热门剧集,也延续了台剧在近几年的保持的整体口碑。

台剧曾给人留下的印象是爱情偶像剧。从2001年的《流星花园》席卷亚洲开始,那些年的暑假,谁没有被《斗鱼》《恶作剧之吻》《王子变青蛙》《公主小妹》《花样少年少女》《命中注定我爱你》包围过呢,于是从贺军翔到郑元畅,从F4到飞轮海,台湾偶像也是风靡亚洲的偶像。

但十年如一日的拍摄输出这样的偶像剧,也令台剧质量大打折扣,渐渐地被市场所抛弃。从2011年的《我可能不会爱你》之后,,台式偶像剧再也没有声量,失灵了。

从此台剧开始摸爬滚打的变迁,从长达数年无人关注无法出圈,到再次引起注意一鸣惊人。一连串高分的剧集成为代表,《想见你》《一把青》《我们与恶的距离》《俗女养成日记》《华灯初上》《做工的人》,等等,片单上的台剧,不再充斥着浮夸的爱情,反而讲了一个个真实又落地的人的故事,映射着当下,表达着现实生活中人们的爱与痛。

《不良邪念清除师》不是横空出世,而是将历年来的变革和传统结合。

男主角蒲这个姓氏,很难不令人想起《聊斋志异》的蒲松龄,单元剧承袭了传统志怪小说的风趣幽默冷眼阴阳。

花样少年少女粤语版(评分8.8的剧,居然这么中二?)

剧中的幽默台词

“可不可以把你的盆栽收起来?”

“可是很美。”

“我给你砍掉!”

这样的幽默比比皆是。

孝顺之仁、孤独之魂、舐犊之情、嫉妒之心、兄弟之义,单元故事的内核拎出来,全部都是我们中华文化的根基精神。但是熟悉的材料中又加了最新的调料,职场霸凌、大城市隔阂、失独父亲阶级攀比、家庭暴力等等当下人们最关注的社会热点话题都被融入其中,令人又哭又笑,共情又共鸣。

第二个故事中的大体老师林永川(范少勋饰),在父母逝世后逐步失去了自己和世界的连接。大学辍学、青年失业,曾经去探望流浪汉的他,最后也独自死去,无人知晓姓名。孤独到只能与自己背后的纹身仕女(黑嘉嘉饰)说话,他可以是我们每一个人,我们每一个人也都可能会成为他。

说到底,观众是在故事中寻找自己。真诚的创作,永远可以打动人。

编剧导演林冠慧惯用奇幻元素讲述幽默感人的故事,《切小金家的旅馆》曾得到台北电影节多项提名奖项。陈楮英的演员宋芸桦以《我的少女时代》而闻名。蒲一永的演员曾敬骅曾以《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引发关注。而曹光砚的扮演者彭千祐则曾是雕刻艺术家。

彭千祐曾在采访中展示了一件他的作品,图钉穿山甲。他说:“我回想到之前有件作品就像是从执念中长出来的雕塑,我用了银色图钉建构一个像是披着盔甲的穿山甲。穿山甲的外壳原是一个保护身体的躯壳,但我利用图钉是尖锐的这项元素去做包裹,意味着当你执念越深时,盔甲就会包越紧,内心也会被针刺的更深。”

花样少年少女粤语版(评分8.8的剧,居然这么中二?)

演员彭千祐的雕塑作品

当演员有这样的理解,编剧和导演在一个人名中都藏着巧思的时候,何愁不出好的作品呢?

于是社交网络上的观众纷纷用剧中的语气对出品方喊着“帮我……”,期待《不良执念清除师》第二季的故事。